贾跃亭还是没回来,乐视生态崩坏,海尔生态长生,它们差在哪儿?

郝闻郝看   2017-08-13 08:50

贾跃亭还是没回来,乐视生态崩坏,海尔生态长生,它们差在哪儿?

“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普通家庭马化腾,下周回国贾跃亭。”可是,下周又下周,贾跃亭还是没有回国。他一手打造的乐视生态分崩离析——股份被冻结,乐视网董事长易手,供应商上门逼债,裁员风波不断,手机、汽车、影业等子业务艰难求生,当年誓言“为梦想窒息”变成了如今真的窒息。

与乐视生态的贪大求快,欲速不达,高调宣扬相比,恐怕很少有人关注到海尔物联网生态已呈良性发展态势了吧。海尔在生态上“稳扎稳打,精耕细作”,从一个电器制造商,变身互联网化的创业孵化平台,完成新一轮进化,走出转型的阵痛期。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青岛海尔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51%,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激增455%,霸气侧漏。

贾跃亭还是没回来,乐视生态崩坏,海尔生态长生,它们差在哪儿?

一边是乐视生态“其兴也勃,其衰也忽”,另一边是海尔33年的“顺应时势,基业长青”,贾跃亭被各种声讨,而海尔董事局主席、CEO张瑞敏则成为诸多管理学家研究的对象,每年成千上万的企业家、管理学者前往海尔学习研究其管理模式。9月下旬,管理大师加里·哈默将与诸多管理大咖组团应需所为,将“管理界的达沃斯”搬到青岛,与海尔集团一起主办“首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共同探讨物联网时代企业管理与转型。

在笔者看来,这才是互联网时代商业生态的力量。它绝不是用各种业务彼此借力“洗”用户,那最多只能算“交叉销售”,而真正的生态,则应该是一个逻辑自洽的系统,它既有垂直整合业务的能力,又有不断创新的动能,它由复杂又有序的网络连接、驱动,比如物联网,组织上还“聚为一团火,散作满天星”,兼顾灵活与效能,比如“人单合一(员工的价值实现与所创造的用户价值合一)”。

当互联网生态概念被太多人脱口而出,它的内涵已经严重空心化,太多人将大量劣质和廉价的私货填充其中,此时太需要明辨是非,用“管理界的达沃斯”,推动头脑风暴,才能让业界明白,同样是生态,乐视和海尔差在哪儿?

互联网生态范式到底是什么?

没错,就像张瑞敏所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技术模式不断创新,资本高热不退,推动更多商业玩家速生、速朽。先是百年“柯达”迅速没落、消失,再是手机霸主的“铁王座”从摩托罗拉到诺基亚,再到苹果,飞快易主。而乐视短短几年,更像《哀江南》里描述的:“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无疑,它们都没踏准时代的节拍,没有进化出互联网的生态范式,于是,盛极而衰。

反过来再看海尔,33年前它重生于破产边缘,因此,面对变化时,它有极强的求生意识和客观求变性,所以,当商业生态要基于互联网重新定义和发展时,海尔就会表现出超强的“与时俱进”。

所以,早在2000年,张瑞敏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后,就在海尔内刊上发表《新经济之我见》,主旨是“不触网(络)就会死”。2004年,海尔收入破千亿元,开始“1000天流程再造”;2005年,张瑞敏提出“人单合一”,让每个员工做自己的CEO,找自己的市场和用户,将管理聚焦在员工和用户两大要素的“端到端,零距离”。

此后,以“人单合一”为核心,按互联网“去中心化”法则和手段,海尔再实现各业务单元从“自主经营”到“协同共生”,再到内部创业的“小微公司、创客创新”,与之相应的,海尔从制造产品的企业升级为孵化创新的平台,实现商业生态的互联网式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