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北青深一度   2017-10-13 17:21

记者/蒲晓旭

编辑/李显峰 宋建华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夜晚,郭普全在备课

贫穷,从来都是我们的敌人。

到2015年,中国还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他们或残留在偏僻的山区,或封闭在落后的中西部,甚至在秦巴山区、武陵山区、乌蒙山区、滇西边境等地还连接成片,在地图上像一块块面目可憎的疤瘌。

在人类的反贫困史上,我们留下过辉煌的篇章。从1981至2012年,7.9亿中国人脱贫,这相当于世界贫困人口每减少百人,就有72人来自中国。

脱贫,意味着贫困人口将不愁吃,不愁穿,享有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安全住房。从2015年开始,我国要用5年时间实现7000万人口脱贫,这意味着平均每分钟要有27人摆脱贫困。

中国的脱贫攻坚战,剩下最后一公里。

2017年夏秋,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历时5个月深入乌蒙山连片特困区及其周边地区,用笔和镜头记录下在大山深处正在发生的变化。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如果现在去四川凉山州甘洛县探望代课老师郭普全,会发现他与20多年前有许多不同。

他再也不用站在羊圈改成的教室里冻得发抖,尽管窗孔已被石块封堵,但冷风还是沿着缝隙直往屋里钻。如今,他的教室设在村委会图书室,虽不宽敞、明亮,但对于只有6人上课的村小,教室足够大。

每个上学日,他再也不用上午在泥觉村上完课后,匆匆扒两口饭,再走一个多小时山路,赶去5公里外的俄洛村上课。因为两村通了公路,骑摩托只用26分钟。他也不会耗去每周唯一的休息日,只为去镇上买袋盐。因为公路通后,小贩就隔三岔五,用车载着日杂进村叫卖。

放学后,郭普全再也不会背着背篓,走两公里山路却不得水源。现在,即便是在枯水期,随时拧开入户的水管,山泉都能喷涌而出。他也再不会因没时间打柴而忧心忡忡,因为电炉替代了土灶,做饭、取暖两不误。

变化,在郭普全生活的的甘洛县泥觉村——中国无数偏远贫困山村中的一个,悄然发生。

以下是郭普全的讲述。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1989年,我21岁,成了凉山甘洛县的一名代课老师。

当代课老师,我是受一个堂兄的影响。他是民办教师出身,边教书边考试,经过在凉山州冕宁县的师范学校培训,成为一名正式老师,当过完小校长,也当过中心学校的教导主任。我想跟他走同样的路。

上课地点在两河乡泥水村金星小学。此前,我初中毕业后,一直随当木匠的父亲四处帮人做活。期间也跟着一个东家到甘洛的铅锌矿矿井里背过三年矿石。随着矿井越挖越深,越发危险,我便离开了。后来偶然来到泥水村,恰巧我在金星小学教书的一个弟弟辞职了。父亲建议我去接替他,想起堂兄的经历,我便开始了直至今日的代课生涯。

半年后,因为附近泥觉村教学点的老师辞职了,我被调往那里任教,成了那里唯一的老师。泥觉村,距我的老家四川汉源县铁厂村直线距离只有20多公里。

我是汉族人。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我已是这个彝族山村文化最高的人之一。村里只有包括村支书、村长在内的六、七个人会说汉语。偶尔碰见一个汉人,也只是走村串镇做生意的小贩。放眼望去,全村都是茅草房。不同的是,有的墙是土坯做的,有的是用竹子编成骨架,外面敷上黄泥。

村里把一间羊圈腾出来作为教室。十七、八个彝族孩子就挤在里面读书。教室只有两眼小窗,但没有玻璃。到冬季,冷风呼呼往里灌,我们只好用大石头把窗户堵起来。

我主要教1至3年级的孩子们的汉语和算数,因为只有我一位老师,教学点每三年招一批学生。但他们只会说彝语,我讲的他们听不懂,他们说的我不明白。语言不通,教起来实在太难了,我们彼此只能慢慢适应和琢磨。比如教他们认识数字“1”,就数起食指连说带比划。教他们认识汉字“多”,就捡一堆小石子或几根小木棒,一堆摆七、八个,一堆摆一、两个,再对着多的那堆连说带比,以此让孩子们形成对多少的抽象概念。

总之,当时教算数只能靠比,汉语只能教发音,让孩子们记住一些汉字的字形,却无法让他们掌握汉字背后的意思,否则十天都教不完一课。

对于家长会懂汉语的孩子,我要每天家访,通过家长的翻译,对孩子进行巩固辅导。

我同时要求孩子们不能再用彝语交流。我也试着慢慢从他们口中学习一点简单彝语。这种伤脑筋的状况,终在三、四年后稍微有所好转。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郭普全站在泥觉村一处已废弃的教室里,当年他曾在此上课。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我已记不起什么何时有了想离开泥觉村的想法,只知道它在我脑中盘旋。

那会儿这里实在太穷了。

每年村里交公粮时,总有些村民交不上来,完不成任务的村支书和村长就用自己每天1元的工资去抵。

那时,全村人畜饮水全靠村里的一口水塘,但每年只有4至9月份有水。其余半年为枯水期,家家户户都要背着背篼去外面找水。因为水源是开放的,人畜在水源周边随意走动,水质并不卫生。即便如此,大家每天都得早早去村子周边的水塘背水,去晚了就没水,只能去两公里外甚至更远的地方背。

这种靠天吃水的感觉很糟。村里一位老人过世,家里支起几口大锅办丧宴,当时包括我在内,6个人背着6个背篼去背水,走了一公里多山路,把水塘都背干了,可水依旧不够用。而到冬天,一上午只能找到一背篓水,仅够一天之用。这意味着,天天都得找水。

因为缺水,有的村民只好把带着泥的土豆入锅煮,吃的时候再剥皮。

除了水,柴禾也是村里的紧缺物。

当时村里没有电,泥觉村又位于高寒山区,一年到头做饭、取暖都要烧柴。虽然村里人优待我,将我门前一座他们埋葬先人的山划出来,只准我一人在其中捡干枯的木柴。但因为生活所需柴禾量实在太大,一座山供不应求,我也只好像其他村民一样去远处砍柴。

可那时我每天要上课,如果早上去,跑几公里砍柴回来就赶不上上课,下午放学去吧,柴火还没拉回来天就黑了。砍少了,不经烧,一次多砍点吧,一个人又拉不回来。所以我只好周日去砍柴。那时每周只休周日一天,当天往往还要去附近的田坝镇买点油盐,村里不通公路,走一趟就要4个小时。总之,时间紧张,左右为难。

土豆和荞麦,是我刚到村里时当地人的主要食物。除非逢年过节,村里人用土豆去镇上换点大米回来,才能吃上一顿米饭。

土豆换大米并不容易。乡镇入村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驴马是主要交通工具。清晨鸡叫时,村民就要用驴马驮着土豆,赶往集镇。等换完大米回来,已是夜里9点。那时有驴马的村民也不多,大家相互借驴马,轮换着去镇上换点大米和油盐。因为驴马载重有限,即便收获的农产品再多,也换不了多少钱。

村里都是土路,人畜来回走,每逢雨天,土路就变成泥路,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是厚厚的烂泥。人穿着雨靴走过去,往往脚拔出来了,鞋子还陷在泥里。

因为不通公路,也没有手机信号。2001年我的父亲因肺气肿去世,老家的人翻山越岭走了一天山路赶到泥觉村报信,我接到噩耗已是当天夜里。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郭普全牵着驮着学生营养餐的毛驴,走在山路上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某一年7月,教完上半年的课,我决定离开泥觉村。那年我才20多岁。

除了村里生活条件的恶劣,更要紧的是,我每月的工资只有60元,并且每年只有教学的9个月才有钱拿,除去吃穿用度,所剩无几。想着自己既没结婚,也没攒下一点钱,家中又欠着债,兄妹5人全都没结婚,所以我选择了辞职。

脑中盘旋已久的念头终于落了地。

我计划着,回家忙完农活后就外出打工。实际上,那些年寒暑假,我基本上都会去铅矿矿井里背矿石,起初每背100斤,挣8毛钱,每月最多能挣140元。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长期在井下工作日后会得矽肺病,但从井下硫磺和氨气发出的闷人气息,我已预感到这必然有害身体。迫于经济问题,我别无选择。

第二学期刚开学,泥觉村的村支书和村长两人,走了整整一天山路赶到我在汉源县铁厂村的家里,请我回去上课。他们再三表示,工资低的问题,他们尽量向乡里反映,适当给我涨一点。如果将来有转正的考试资格,也帮我争取。

“无论如何要把孩子们教出来,让他们学会汉语,将来才有一线希望,走出大山。”老支书阿什克布和村长骆阿力子说。

我后来才知道,我走后,再没有具备初中学历的老师肯去泥觉村教学点教课。

老支书和村长再三挽留,我一再推却。当时父亲见他们实在为难,便也劝我回去——“我们这一代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

第三天,我又回到了泥觉村,直至今日。

为了留住我,老支书时常给我背水。他背一次,够我吃两三天。看着50多岁的老人走几公里山路给我背水,我也很受感动。除了他,村里人也对我很好,起初他们总隔三岔五地给我拿菜,因为拿的太多,吃不完会坏掉,所以后来索性喊我去他们地里自己摘。谁家做点好吃的,也都会喊上我。现在也是这样。

为了鼓舞孩子们多读书。时任村长的骆阿力子,在羊圈改成的教室外墙上,用毛笔写下“穷不读书难断穷根,富不读书富不长久”。这间教室如今已成危房,时常会有瓦片掉下。但这行字,虽经十几年风蚀雨打,如今还在斑驳的墙壁上依稀可见。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俄洛村小学现在的课堂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再后来,促使我留下来的另一个原因出现了。

距泥觉村5公里外的俄洛村教学点的老师走了,负责管理的中心学校派我同时兼顾两地教学。我知道,在同样全是彝族人的俄洛村,来的老师多则教一学期,少则教一俩月,甚至待几个星期就走了。

从1993年起,我开始在两个教学点间往返上课。每天上午,我在泥觉村上课,中午吃过午饭后,再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去俄洛村上半天课。下午放学再返回所住的泥觉村。虽然累,但却能因此获得双份代课工资。这对经济窘迫的我来说,也是使我能够坚持代课的重要原因。

我也曾想过把两个教学点合并教学,但当时两村之间并不通公路,仅有一条海拔2600米、南北走向的垭口。冬季时北风呼啸,垭口气温可低至零下7℃,并且高寒缺氧。成人走在那里都头晕气喘。夏季雨水绵绵,小路太过泥泞,孩子们行走不便。所以每天只好由我在两地间往返。

一次走在垭口上,我被坡上滚下的石头砸中脚踝,我用草药治疗了一周才能走路去上课。走在上学路上,我也曾几次被后方突然袭击的狗咬伤腿部,好在都只留下齿痕,并没出血。

每年寒暑假的时候,我还是会去甘洛的矿井背铅矿。在矿井里,我背的一块石头掉下来砸中了右脚大脚趾,疼了十几天。

两地奔波教学一直持续到五年前。随着泥觉村村民对教育越发重视,越来越多的家长将孩子送到镇上读书,到2012年泥觉村教学点便没有学生了,教学点也随之撤销。我依旧每天在两村往返,但只给俄洛村的孩子代课。但在俄洛村里读书的孩子也在逐年减少,目前仅有6名学生。

也正是从2012年起,当地开始施行“奶+X”营养餐。每个上学日,每个学生可免费获得一份包括牛奶在内的营养补充。为此,我要牵着问村民借来的驴,往返走7小时的山路,去中心学校为孩子们驮回营养餐。期间,还要穿过一段溪流、泥潭、石块遍布、荒无人烟的密林。这条路,我每月至少要走两个来回。五年间,至少已走过80个来回。

欣慰的是,在我代课28年教过的学生中,先后有10人考上大学。在泥觉村,甚至有一家出了3名大学生。虽然这10人都是专科生,但对偏远山区而言已属不易,我很是欣慰。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课间,郭普全在给孩子们辅导作业

「看见」走出凉山:彝村代课教师的28年脱贫梦

28年过去,与泥觉村教育观念一同进步的,还有当地的基础设施。

大约在2003年前后,村里通了电。电饭锅、电磁炉替代了之前烧柴做饭,冬季取暖我也烤上了电炉子,室内环境清洁了不少。自从村里通电后,我再也不用四处拣柴了。虽然村民给牲口煮食还是要烧柴,但需求量少了很多,再也看不到村民每天四处砍柴。

紧跟着,十年前政府出资,村民出工出力,用管道将两公里外的溪水引进村。这终结了枯水期村民走几公里山路用背篼背水的历史。相较从人畜经过的露天水塘里背水,管道引水也卫生了不少。三年前,当地又对管网进行了二次改造。如今,村民只要拧开自家院中的水管,清澈的山泉就喷涌而出。

之前因为缺水、没电,村民的穿着总是脏兮兮的。现在很多家庭都用上了洗衣机,仪表也干净了不少。

除了水电,泥觉村因交通改善而发生的巨变也显而易见。

2010年前后,村里通了前往镇上的砂石公路。曾经徒步4小时才能到镇上,改乘车只需一小时。从那之后,收购土豆、荞麦、莲花白等农产品的商贩就驾着车进了村。村民地里的农产品被现场装走,卖掉的钱也当场到手。

几年前,我也在山上开了几片地,种些土豆、萝卜和莲花白。今年单土豆的产量估计就有一吨。除了自己吃,还可以卖点钱补贴家用。

路通了,村民的农产品卖得出去,市场的商品也送的进来。村民要吃米、面,再也不用天不亮就吆着驴马驮农产品去市场上换了。隔三岔五,就有商贩开着装满生活日杂的小货车沿村叫卖。以前村民每家最多养两头猪,现在买饲料方便了,每家养4头猪已很普遍。而村里最多的人家,已养了上百只羊,还有十几匹马。

而自从通了公路,村里牲口被盗的事就少了。因为一旦谁家牲口被盗,村民奔走相告,临近的亲友就可以沿路堵截。小偷即便得手,也无法顺利离开。

三年前的劳动节,北京一个志愿者捐给我一台摩托车。之后我一直骑车去俄洛村上课,单程只用26分钟。

今年6月,村内的砂石路改成水泥路。白色的路面反射着光亮,站在高处瞭望,泥觉村仿佛被系上了一条素色的丝带。而通往镇上的水泥路也正在修建。这些天,县国土局的工作人员,已入村为下一步新建由村入户的水泥路做前期勘测。

现在走在村里,早已不见当年的茅屋和竹竿房。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蓝顶白墙的新砖房。很多新房的外墙上,还贴着彩色的瓷片。三年前,村里进行了移民搬迁,每户按人均25平米的标准自建水泥砖房,验收合格后政府给予数万元的补助。而在我代课的俄洛村,政府正在为村里的每户修建新房,很多是二、三层的小楼,村民却不用出一分钱。

虽然我现在还住在羊圈教室隔壁的危房里,但我在附近新建的60平米砖房已经完工。等过一阵接入电,我就可以搬入居住。因为搬迁建了新房,我可以获得4.5万元的补助。

因为泥觉村没有手机信号,每次只有我在俄洛村上课时才能和外界联系。这种消息闭塞的状况也即将改善,预计今年年底前村里就将被手机信号覆盖。

听现任村支书骆阿力子介绍,政府还要在当地进行产业扶持,后续的药材种植、序幕养殖,都要给予村民一定补助。曾经在80年代,全村几乎没有收入,仅靠土豆换大米生活的泥觉村,如今人均年收入为2000多元。家家都是贫困户的泥觉村,要在2017年年末全部脱贫。

作为代课老师,我在泥觉村生活28年,见证了这座贫困山村的剧变。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教更多的孩子学会基本的汉语和算数,让他们走出大山,改变命运。

内容推荐
更多阅读

· 画家眼中的欢乐水世界

· 全球最帅王子,迪拜男神竟然近亲订婚

· 结婚要啥摩托车,这下印度小哥媳妇也没了还被岳父削了吧

· 怎样才能拍出动人的姿势(上)

· 农村土地重大改革!到底怎么改?对咱有啥影响?

· 这个摩托车一旦开卖,将会是摩托车界一大改革?

· Ferrari Portofino「整合性轻量化」工法将大行其道!

· 大博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届监事会第六次会议决议公告

· 联则强,合则胜

· 旅行记录:黑暗森

· 平安牌:岁月静好,念你如初

· 《雷神3》好莱坞首映,“大魔王”身披金甲,“抖森”帅气高大

· 变形金刚SXS热破模玩图赏

· 又萌又可爱的妹子,清新自然美

· 如果巴哥犬有了手,那它一定是表情包高手

· 炒房炒股不如炒纸,笑话成现实?

· 南非海域巨鲸被困 救援人员惊险解救

· 女儿智商高达130学习成绩却很差,父母带其赴院检查吓了一跳

· 两江国际影视城 穿越到民国品味老重庆

· 世界级超美盆栽,会让人有种再也不愿出门的冲动

· 辽宁大学银杏路进入观赏期 满眼金黄吸引大批游客

· 图虫人像摄影:晓风也共残月老

· 太子基,一个想做周星驰的张学友,不羁放纵只因有个大亨老爸

· 财新网发布内容收费方案:11月6日起全面收费

· 5种争议性黑科技发明,其中一样来自中国

· 亿万富豪榜之动力电池和电机行业

· 又一国产豪车!设计源自法拉利,黑科技应有尽有,不到7万开回家

· CBA3大改革措施,山东男篮咋应对?不争前8争前6,派2人打预备队

· 回顾近4届世界杯德国队表现,总结德国成功的几点因素

· 美联储为什么要缩表?都是这个数据给逼的

· 看这裙子的拉链,真不知道设计师是不是姑娘的,方便了这群臭男人

· 妈妈让我结婚,给我介绍了个有钱又帅气的,见了后我扭头就跑

· 辽宁关门山:大自然美丽的调色板 五彩斑斓如梦似幻

· 一瀑九折,一折一潭,壮丽奇观

· 美丽的宁阳彩山风景区里漂亮的鸟巢,你能看出这是什么鸟的巢吗?

· 葵花向阳开

· 为什么中国有的城市,会“以贫穷为荣”

· 四川90后大学生夫妻辞职回乡赶蜂 每月收入从8千涨到10万

· 心疼怀孕八个月的张雨绮,老公又惹事了,不止欠千万赌债这么简单

· 安卓统一推送联盟正式成立

· 让路CBA,中超京津德比改在BTV科教频道直播

· 2017年上半年全球游戏收入前25大企业排行榜,中国4公司上榜

· 15岁时他在异乡搬砖打工 10年后回家和父母一起养螃蟹年入百万

· 被画家描绘的栩栩如生的风景人物

· 气质女神尹善英,短发的杀伤力爆表,养眼最佳

· 40岁袖珍男子终生不长个,不小心成为印度当地的神

· 运动服小姐姐,笑妍如花

· 广西融安举行秋冬季森林防火应急实战演练

· 中国实验室2︱李绍华:五年后,植物工厂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 杨采妮晒双胞胎儿子近照,小萌娃看书咬书停不下来

· 悲痛!“阿Q”严顺开去世!72岁时因多次拍下海戏致中风瘫痪

· 驴妈妈母公司景域文化近三年累亏逾15亿 锦江国际集团拟出清股权

· 威胁增大?以色列防长称黎巴嫩政府军被真主党控制

· 互联网经济承载不动年轻人的梦

· 微氪的我这么玩的皇室战争

· 因为一条公路,这个小小的城市决定离开美国

· 大周后专宠之谜:后主李煜为何独宠大周后?

· 2017年评选出来的婚礼摄影中最决定性的瞬间

· 这菜在我家很受欢迎,每次一做都要做上一大锅,全家老少都爱吃!

· 欣赏一下油画中的各种滋味

· 图虫风光摄影:阿尔山的秋

· 国内永久免费最良心的5A景区,吸引历届国家领导人关顾,高速直达

· 喜欢旅游的你,千万记得:2018年是老挝旅游年

· 张学良钟情“红色”书籍,曾在日记里为农民受灾痛心

· 中医:咖啡是个宝,有15种养生功效!会喝就赚到

· 这些明星都是靠试管婴儿才生的孩子,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 最新一届“韩国八大女神”排行榜,IU和林允儿上榜,她才是第一

· 北方人第一吃百香果,幸亏老板赠送了小工具,不然不知道怎么吃

· 八龙吐火

· 早安海峡 袁隆平团队超级杂交稻亩产1149.02公斤!朴槿惠牢房曝光

· 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大陆半导体代工迎来救世主?

· 4万企鹅产仔仅存活两只?地球气候巨变,生态灾难降临

· 高雄,是台湾南部风土人情的代表城市

· 悬挂在峭壁上冒险套房旅馆,要通过爬钢丝绳索道才到到达!

· 矢野浩二深爱中国却遭殴打,重庆的好女婿,女儿加入中国籍

· V社发布DOTA2比赛直播新规定:允许任何人直播 不能有商业目的

· 妈给我买了套婚房,婚后第二天,婆婆大怒撕掉了我的结婚证

· 茅台机场通航北京天津成都福州郑州三亚西安海口上海长沙济南贵阳

· 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1985年的成都

· 台州:天台山

· 这几大谣言,给大家辟谣,不要再相信了!对身体影响很大

· “急独”见“中”就起乩 作家洛杉基: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牛市早报|人类首次“看到”引力波,第三次全国土地调查启动

· 枪挑一条线,曾被誉为国内最有天赋的前锋-“津门球王”于根伟

· 迎接党的十九大丨民航业内外兼修展翅高飞

· 50岁郑伊健妻子蒙嘉慧发福,郑伊健:无论胖瘦都喜欢,只要你健康

· 柴达木盆地的藜麦,揽千缕青藏大风,拥万种昆仑阳光

· 贵州苗族人的迎亲嫁娶

· 三星“怒扛”华为,C9 Pro狂跌至“白菜价”,荣耀9首当其冲

· 立泰纸业论—纸价上涨的背后

· 二战末期,日本天皇早就想投降了,只是此人执意阻止

· 独占游戏不再有《仁王》登陆PC之后还有谁?

· 如果腾讯代理吃鸡,腾讯玩家怎么看?论腾讯玩家PS技巧!

· 中国八大菜系代表菜,谁是你的菜

· 年轻人,不要总说自己老了,看这位农场主,冬季还能栽出桃子

· 世界上最长的桥梁建筑,大家了解多少呢?

· 中国启动“优质粮食工程” 激发农民种粮积极性

· 台“卫福部”拟花6亿元送“育儿百宝箱” 网友:在箱子里加了秘方?

· 3年在昌宁盗墓47起 5名“摸金校尉”和“大金牙”落网

· 3年了!柯震东和林依晨主演的这部电影终于要上映了,他还能红吗?

· 看了胡润百富榜,发现学霸占据互联网,还有一个是90后

· 勇士晴天霹雳!三分12中9神射+领袖揭幕战悬了,这是要被火箭打脸

· 儿童过敏性鼻炎的发病率在逐年呈现上升趋势 如何控制成关键

· 诡异的自拍,她的人生经历了什么?

· 图虫人像摄影:从前从前,有个人,等你很久

· 来自日美战地记者的报道:抗战时期镜头下苦难的中国民众

· 实拍美国“人猪摔跤”大赛

· 等土地流转了 农村老人会和城里老人享一样的待遇么?

· 教育部追授钟扬“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 51岁巩俐近照大曝光,恋上离婚三次70岁法国男友,如今下垂严重!

· 李兰迪张新成接棒刘昊然谭松韵,你好旧时光是下一个校园剧爆款吗

· 亚泰门将染红酿冲突遭重罚 停赛停训下放预备队+罚款10万人民币

· 一套十年:6124点10年了,A股还有470家公司没解套

· 第二届意大利中国电影节开幕

· 一辈子至少要去一次的8个地方,约起来!

· 谢霆锋的锋味在扬州,扬州风味扬州宴!

· 10个健康“神话”揭穿

· 故事:避雨遇到卖鞋垫的老人,一时怜悯买了几双,谁知捡回一条命

· 枣型针用处很多也很漂亮,针法简单,只要学会了都可以研究出来哦

· 光绪帝妃嫔是姐妹花,妹妹清秀佳人,姐姐平凡过头,二人境遇相反

·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这样安静怡人的小院真的不多了

· 女神之校花篇(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吴子君)

· 午餐只花了12块根本吃不完,商家连早餐都送了是不是傻

· 去大理吧!和你爱的人感受不一样的云南

· 躲在金毛肚子下面的二哈:多谢毛哥救命

· 我们每天使用它们几次!确从未想过拍下来会这么美

· 气质迷人的她,儿女遗传了她的美貌,婚姻爱情都是低调的进行

· 创世战车:这款原本造战车的游戏,玩家却在里面把辽宁舰造出来了

· 品三国智慧5:刘备在荆州那些事4:介入荆州牧继承人之争

· 中國最早彩色照片,拍摄于108年前,北京钟鼓楼曾经如此荒凉

· 巴西“六指家族”迎小生命继承六指遗传,家族寄予厚望!

· 小姑娘和猕猴桃的一段心灵往事!

· 检验男友情商:问他知道托帕石手链吗?知道的话,菇凉你是真幸福

· “漂亮50”支撑 沪指大幅波动可能性较小

· 《红楼梦》里贾母对林黛玉是什么态度,她对黛玉的疼爱是真是假?

· “一号院”主人搬家了

· 秋季养生保健指南:争“蜂”吃“醋”养阴防燥

· 吃火锅这个菜必点,放到最后一个才吃,好多人觉得恶心不敢吃

· 天气逐渐转凉,不如去这6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温暖身心~

· 天文界传来振奋消息,找到缺失在宇宙一角的重子物质

· 爸妈狂收婆家18万礼金,给我陪嫁的一本存折,打开后我彻底怒了

· 动漫中的女仆们,人气盘点

· F-22战机部署欧洲,与F-15E攻击鹰一起起飞

· 图虫人像摄影:一周岁的小沙弥

· 熬猪油剩下的猪油渣不要扔,简单一招做成猪油葱花饼,美味至极

· 国家已下达最新拆迁政策,禁止这三种拆迁行为,农民终于放心了!

· 萨里:曼城是欧洲最佳;将以联赛相同阵容出战

· 【科技早报】华为Mate10系列发布 爱奇艺明年赴美IPO

· 爱玩游戏早报:《守望先锋》全球用户突破3500万

· 岳家军第一号大将,陆文龙

· “保皇党”康有为图财害命失人心

· 马连良最爱的美食,你都知道吗?

· 大美中国之北方各省名山大川一览

· 河北涉县:2500岁树龄古槐被评为“河北十佳最美古树”

· 传说中最美的地方,原来在这里!

· 赛马赛马Clement竞赛Lecoeuvre谁输谁赢

· 澳大利亚提高留学生英文要求 中国学生表示认同

· 西藏康区——昌都行纪

· 第76集团军某旅组织士兵职业技能鉴定考核

· 空间扭曲、时空隧道、黑洞虫洞等……都是些什么鬼?其实很好理解

· 味觉衰退比你想得更严重!癌症、失智可能提早上门

· 种了几棵芋头呼朋引伴来体验收获过程老公说还要留两棵这是为什么

· 风景图集:广东银瓶山森林公园,碧水蓝天青山,对面高山倒影其中

· 沉入水中的人:简直比油画还美

· 当年在香港演唱会上的允儿

· 港媒称中国海军迎来外交新时代 将成全球海上强国

· 聊聊抑郁症

· 2017年象棋联赛第二十三轮后个人得分排名,王天一不败,高居榜首

· 凯悦酒店:黑客入侵信息泄露已解决,暂不会赔偿客户

· 锐参考|这几天,外媒正通过这面新的“放大镜”观察中国

· 中基将投资5550万美元在罗安达建立一个火力发电中心

· 那些关于黄河你不知道的秘密: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 服装设计师的那些非人类设计,你会欣赏吗?

· 高清壁纸!彩云之南

· 男子失明后拒绝乞讨 靠竹编养活一家人

· 旧相片:英女皇仪仗队猝死,50年代香奈儿广告,纽约屋顶女子拳击

· 实拍贵州农村赶场(赶集),热闹非凡,卖的东西不比超市里面的少

· 下酒必备-红卤鱿鱼

· 嘉时赛:NBA2017-18赛季11大猜想

· 屯田的作用有多关键?曹操以此统一北方

· 蔡当局大局开放免签后 泰国赴台卖淫数量激增

· 《亲爱的客栈》,导演能给纪凌尘加个滤镜不?

· 巴顿自传:做队友的时候,汉密尔顿有点行为古怪

· 土地确权后,农村没有分配到土地的人怎么办?

· 唐山路南:迎接党的十九大砥砺奋进写华章(组图)

· 全球十大灾难电影,震撼你的眼球

· 为什么德国才是全世界唯一的超级球队,以及德国必然夺冠的细节

· 联盟前十巨星,竟有三人缺席常规赛揭幕战,他无法出战实在太可惜

· 武直10再次与071型船坞登陆舰合练:也许就差换成一艘小平顶了

· 经济企稳 欧洲结构改革还需时日

· 黄皮福音,推荐秋冬必备的10支干玫瑰色口红!

· 开心一刻:心想以后一定要娶个小龙女一样的女人

· 海姆斯沃斯三兄弟中大哥自嘲最矮

· 浴室里的遐想

· 接替俞永福的樊路远,很生猛

· 中国欲主导AI行业:政府企业大力投入,想击败美国

· 我驻乌干达大使郑竹强称赞中乌农业合作,支持乌“财富创造行动计划”

· 日本首相安倍再向靖国神社秋祭供奉“真榊”祭品

· EDG老板爱德朱爆战队明年阵容不变 厂长或将不会退役

· 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现象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