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是个山里娃(续10)

不惑   2017-10-12 17:01

爸爸是个山里娃(续10)

(二十)

忙过秋收,挖完泥鳅,小孩子翘首以盼的就是过年了。

每次问爷爷还要多久过年,爷爷总是说,“总想着过年,过年有什么好。”过年有什么好?对孩子来说就是吃喝玩乐嘉年华,一年一次,且只有一次,可以放开吃喝,随意玩耍,还不会挨骂。要我说,最好是天天过年。

要过好一个年,哪怕是在乡下,其实大人们也是要做很多的准备。

过年穿新衣就像大年三十的压岁钱一样是不可或缺的。就算是大人节俭不置办,小孩是不能少的,再不济也得给每个孩子做一件新上衣吧。

那时,还不时兴在集市上买衣服。卖衣服的也少,做工还很差,穿不了几天就裂缝、掉纽扣。讲究点的家庭,到了年底就得张罗请个裁缝上门做衣服。照现在说法该叫私人订制,而且是上门亲测,一对一服务。可见这也没什么稀奇的,乡下人早玩过了。

农机站搞承包时,父亲承包了一辆货运汽车,自此家里经济条件越来越好,过年也讲究起来了。

就算你想请,裁缝也不是那么容易请得到。年底农闲,也是乡下办婚事的好时候,很多裁缝都被请去做嫁妆,有的一做就是十几天。

好在连姣姑姑的老公就是个裁缝,而且是个手艺很好的裁缝,入了秋就有忙不完的活。毕竟是自家人,姑父再忙也不敢耽误了老丈人过年。所以我们家的新衣服是不愁请不到人做的。有些个邻居,衣服做的少,不愿单独请裁缝上门,这时就会来加个塞,做件外衣或者裤子什么的。虽然加工费不能少,至少食宿免了。爷爷好面子,自家姑爷不当外人,这种争面子的事很少拒绝,姑父又能说什么呢?

这个姑父我很对不起他,新婚之夜都让我给搅了。姑姑结婚时我年纪还小,过门那天没给我分配角色。按照村里习俗,姑姑出嫁,爷爷是不能去的,而母亲根本没打算带我去,还一直把我蒙在鼓里。直到唢呐响起,姑姑哭着都要出门了,竟然还是没有大人给我换衣服,没人叫我加入送亲的队伍。一向喜欢在家里唱主角的我,怎么能忍受这种无视。更重要的是送亲的人都能拿到一个红包,小孩也有两角钱。不去送亲,损失太大了。我立马追上送亲队伍,哭得比姑姑还大声,似乎出嫁的是我而不是她。爷爷有把我拉回去的意思,我拼着死命挣扎,他就松了手,我还是追着队伍不放弃。母亲气得不行,不过为了不破坏百年好合的喜庆,母亲只能忍了,没骂也没打,把我扯进队伍,在我耳边轻声而坚定的说,“明天回来给你算账。”我才不怕母亲威胁,尽管我知道惩罚方面她是言出必行,甚至言不出也行。活在当下,明天谁知道呢!

更糟糕的是,经上午这一折腾,到了姑父家里不久,我就开始发烧。母亲只得背我到卫生所打针,然后再把我背回姑父家。

吃过晚饭,我就在姑姑的陪伴下晕晕乎乎睡着了,睡在她的新房里、新床上,而且一觉睡到大天亮。当天晚上,新郎官到哪里搭铺去了我是不知道的。

第二天一早,母亲的脸都黑了,大我六岁的姐姐竟然也生气数落我,说我没脸没皮。倒是连姣姑姑通情达理说不要紧,不要紧。我就想,我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有这么大的罪过吗?无知者无畏,不知者不为罪,希望姑父没把这事一直放心上,不然心理阴影的面积没法计算。

做好的新衣服,还得在衣柜里放上一段,不到年三十,新衣服是不让穿的,以免过年的时候脏了被人说谁家的小孩过年都没新衣服穿。孩子的衣服是大人的面子呀。

对了,腊味也是要提早准备的。没有充足的时间,腊味晒不干,吃口也不好。最基础的腊味当然是围绕猪来做文章了。奶奶养了快一年的肥猪也该出栏了。

养猪就是为了吃肉,但杀自己养的猪,心里总还是舍不得。每到年底,奶奶就要经历一次这样的心理冲击。

都说狗是通人性的,其实猪也不蠢。猪崽子最好玩了,每到喂食,奶奶只要“喏喂——喏喂”叫几声,原本不见影子的猪崽子突然轰隆轰隆跑到了猪槽旁,吧唧吧唧抢吃了起来。看到奶奶这样召唤猪崽子,我免不了是要学样的。头两次,猪崽子听到我叫“喏喂——喏喂”,也是很积极过来,白跑两次后它们就不理我了。只有奶奶叫唤,它们才会再过来,这说明它们是会辨别不同人的声音的。

猪还很喜欢被人摸,但你得摸对地方。肚皮是猪比较敏感的地方,你只要稍微摸摸它,它就会顺从的躺在地上让你摸,一边摸舒服了,它会自己翻身换另一边让你接着摸,哼唧哼唧,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蠢萌可爱一点不比狗狗差。

人怕出名猪怕壮,长大了的猪不免要成为我们的盘中餐。杀猪都是在凌晨三四点进行,好在天亮时赶到圩上开卖。头天晚上,请来的屠夫就会住到家里。一大早,家里的大人都会早起,烧好一大锅热水等着烫猪毛。多数时候,爷爷不会主动叫我起床,但水井打水的声音通常能把我唤醒。就算眼睛睁不开,我也一定要爬起来,杀猪这么有神秘感的事我可不想错过。

帮忙捉猪的堂叔、堂伯打着呵欠,呵着白气陆续到了。屠夫就叫他们拎上条凳来到猪栏前。很奇怪,屠夫只要一靠近猪栏,里面的猪就会不安起来,似乎他身上有特别的味道,知道这个人对它们不利。叔伯们进入猪栏把猪摁倒,每人拎个猪腿把猪抬出来,被抓到的猪就会长声嘶鸣。这时候,奶奶就会远远地“喏喂——喏喂”呼应,直到猪再也发不出声音为止,仿若牧师为临终者做最后的祷告。

勉强躲过一劫的猪,事后几天胃口都会变小。等到恢复好了,差不多也该轮到它们了。

还是不说了,继续说晒腊味吧。

由外而内,猪耳朵是首选,皮下脂肪厚薄适中,耳软骨入口爽脆,无论蒸炒,皆为上品;其次是猪尾巴,皮肉很紧,尾骨偏大,入味不易,好食材不一定能做出好味道;

接下来,五花肉,有肥有瘦,适合用来做腊肉,天气好一个星期就能晒得冒油,切片炒蒜苗,下酒、下饭都不错;猪舌头,一大块纯精肉,容易晒制,蒸炒皆宜;

猪肚子里适宜做腊味的就是猪肝了,猪心纤维太粗,做腊味吃口不好。猪肝做腊味最显功夫。一要看会不会挑选。都是猪肝,却至少有两种品质,一种是糯米猪肝,一种是粳米猪肝。糯米猪肝晒出来的腊味软糯香甜,入口绵软,回味余甘。粳米猪肝干硬无味,入口带苦。不过就算是有经验的屠夫,也不能百分百保证能挑到糯米猪肝。依我看来,糯米猪肝应该是脂肪肝,因为脂肪含量高,所以才能那么软糯。

二要看会不会腌制。平常人就是用盐腌制,晒到七八成干的时候再放到酱油里浸泡,入味后取出重新晒干。讲究点的,腌制的时候加入甘草、茴香之类的草药,这样腌制出来的猪肝味道更加醇厚。

差点忘了,猪肠也是可以做腊味的,不过要跟猪肉搭配起来晒香肠。猪肉要选精中带肥,肥中带精的,剁成肉糜,塞入肠衣。肉太精,晒出的香肠会很硬,太肥又容易让人发腻。

塞香肠也是个技术活,弄不好肠衣一破,前功尽弃。大人们塞香肠我不感兴趣,对他们制作塞香肠的漏斗我是饶有兴味。

我记得美生叔叔做漏斗都是用白酒瓶。他先是把一根棉绳绑在接近瓶口的地方,浇上一点汽油,点火烧,差不多快烧尽的时候,把酒瓶扔到水中,只听到啵的一声,瓶口就和瓶身分离了,口子就像刀切的一样整齐。这个方法让我惊讶的不得了,后来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偷偷试过几次,没有一次成功,郁闷的不行。

牛肉干是最容易做的,只要把精肉上的牛油剔干净,切成薄薄的细条,穿绳挂起来晒干就行了。因为没有剔净牛油的牛肉干煮出来会有一股浓浓的牛膻味,难以下口。腊肉家家都会有,牛肉干不是每家都会晒的,相对猪肉,牛肉还是很贵的。

光有猪腊味、牛肉干,品种有点单调。那就再晒几只鸡、鸭、鹅,晒几条草鱼吧。屋檐下已经挂了满满一竹篙了,过个年也差不多了。不过,总觉得还是缺点什么。

家味哪有野味香?竹篙上缺的正是山上的野味。野鸡、野兔相对容易得到,严禁之前,上山装个兽夹总能捕捉到。野猪也是有的,而且经常出来破坏农作物,在田地里把它捉了也是可以的。新鲜的野猪肉其实不好吃,纤维粗、膻味重,晒成腊味却有不同于家猪的异香。竹鼠就更难得了。这种以芦苇根为生的动物,虽然名字里有鼠,跟田鼠还是不一样的,一身皮肉浑厚滚圆,最适合红烧了,嚼劲十足,味道鲜美,是道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味。

再看屋檐下,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钻地洞的,大块的、细条的,整只的,冒着油光的,滴着汁水的,已经满满两竹篙了。太阳出来,屋院里弥漫着诱人的肉香,惹得小猫咪经常盯着竹篙发傻。每有邻居来到家里,都对我家屋檐下这两竹篙的腊味羡慕不已。

过年,油炸米果也是必需品。既然叫米果,当然是用米粉做的,也不是随便的米粉都行。陈粮米粉就不适合做米果,下了油锅就会爆裂。大过年的,谁愿意把零零碎碎的米果端出来待客呢?

做米果需要用到糯米和粳米两种米粉。两种米粉按照一定比例配比,才能炸出香甜脆口的米果。糯米粉多了,米果吸油会很厉害,宝贵的花生油就会不够用,太过油腻也不好吃。粳米粉多了,油是不吸了,硬起来能把牙齿咬崩,谁还吃呀。到底按什么比例配比,完全是靠经验。打粉机出来之前,米粉都是靠人工推石磨磨出来的,这种米粉绝对比打粉机打出的粉要细腻。

炸好的米果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吃,但我很享受做的过程。

两种米粉配好,第一道工序就是炒粉,这是奶奶的活。奶奶用舀水的木勺装满一勺,在灶里加上一把柴火,锅烧热,倒入米粉翻炒,加入适量的水,炒到半熟,起锅。这里的关键是加适量的水,水多了太黏,沾板子,水少了太松难成团。第一锅和第二锅不是太干就是太湿,惹得爷爷在饭厅大叫太干了或者太湿了。奶奶在灶间更大声说,“总要试两锅呀,不满意你自己来。”爷爷立马无话了。

趁着热,爷爷在米粉里加入调味料,甜的加熬好的红糖浆,咸的加盐水、辣椒粉,并快速在案板上推揉,把米粉堆搓成团。为了避免被我打扰,爷爷会扯一小坨米粉让我在旁边一起揉一起搓。

搓好的粉团需要马上用擀面杖推开,变成一张圆圆的粉饼,铺在案板上。再用刀切成块,切成像萝卜丝那样的细条,一排排码放在簸箕里,撒上生粉,等着晚饭后下油锅。

切下的不规则的边角料,可以揉到下一锅的粉团里继续用,前提是得先让我吃个够。咸的不适合生吃,甜味的绵软可口,有点像饴糖。我和妹妹在最初的几锅都会抢着吃。爷爷总是说,不要吃这么多,生粉吃多了脸上要长白斑的,我们才不理会呢。

做完细长条的,接下来就要做圆圆的米果了。这是用纯糯米做的,一般不需要炒制,加水、加糖,拌匀,和在一起,然后取一小坨,放在两个手掌间揉成团,轻轻拍成扁圆状,一个圆米果就做好了。我更多的时候是把它当做像现在的橡皮泥一样,做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出来玩。这种米果家里不会做太多,因为太吸油了,舍不得。

家里要是还有面粉,接下来可以再做点豆角酥,加入盐水、芝麻、五香粉,擀成薄皮,切成小三角块,油炸后比一般的米果要鲜香酥脆。多是用来接待贵客的。

收尾,把案板上的边角料,米粉扫在一起,做成一个最大的,能把整个饭碗撑满的圆米果,炸好后专门用来敬神。人间过年,天上也是要沾喜气的。

祖辈的活忙的差不多了,父辈们要上阵了。炒米糕爷爷奶奶是做不来的。一般都是父亲兄弟五个找个日子集中到我家里做。美生叔叔是个多面手,熬糖浆,炒米拌锅,加花生、芝麻,上模板,压实,切块,样样拿手,一气呵成。炒米糕好吃,但我没兴趣看他们做。父辈面前我搭不上手,也不敢放肆的,占不到任何便宜。宝玉遇到贾母直往怀里钻,遇到贾政绕路走,就是这个理。

差三四天就到年三十,家里已经找不到什么乐子了,该我挎上鱼篓,带上渔捞出门去。鱼篓、渔捞是爷爷这个篾匠给我私人订制的,小是小了点,我用刚好合适。别的小伙伴可没有我这么专业的捉鱼工具。他们有的就拎个畚箕等在塘边,哪有我这份神气。

有鱼塘的人家,这几天都在忙着放水抓鱼。等人家把草鱼、鳙鱼、鲢鱼、鲤鱼这些大鱼抓完,鱼塘就是我们小孩的天下了。我们要抓的的是小鱼小虾。不过,鱼塘里淤泥很深,总会有漏网之鱼,运气好能抓个大黑鱼或者大鲶鱼也说不定,鱼塘主人也是不会计较的。

深冬的泥塘冷的刺骨。下了鱼塘不大一会,双手双脚都是火辣辣的痛,但只要坚持住,过一会就麻木了,感觉不到痛,反而有点暖暖的感觉。大家都在泥水里不停的用脚搅拌,希望能有一条大鱼突然从泥水里蹦出来。就算是有大鱼,也轮不到我,大孩子们早抢去了。我只要能用渔捞把那些冒出头来吸气的小鱼捞起来,装入鱼篓就心满意足了。捞多捞少都没关系,我在意的是鱼塘里你推我挤的热闹劲。再说,要是堂叔伯的鱼塘,他们也不会让我的鱼篓空着回家的。

村里的鱼塘捞一遍过来,年三十就真的到了。

(二十一)

年三十逢早圩、逢乱圩。家里能去的,这一天都会到圩上去,或买或卖,都剩最后一天了。下一次的圩日,得等到来年开圩,最早年初六万隆圩,初七小河圩,初八正平圩。平日逢圩还要看看日子,年三十想上哪去上哪去,都不会错。

俗语说,“三十日的狗粪都涨价”。圩上一早就热闹得很,猪肉、活鸡、活鸭、活鱼、青菜、零食、柴火价钱至少得涨五成。不过,今天的卖家和买家都会比较爽快。买家只要细声嘟囔一句“太贵了”,卖家就会大声回答,“亲,过年了,你说多少就多少。”一听到有卖家打算降价,周边的顾客就围拢过来了。当然,买家也不至于出很低的价,稍微拉下一点,心里有占便宜的感觉就行了。钱物两清,临了互道一声“过个发财年”,大家心里都暖洋洋的。

要是你心理素质过硬,还是能买到便宜货的。乱圩日,集得快,散的更快,等到十一点半,圩上卖东西的就比买东西的多了。

你只要从容、淡定走过去,卖家眼神必定温柔而饱含杀气,当然是杀价的杀。承蒙你屈尊站定,用手摸一摸,皱皱眉头,卖家一定用手遮住嘴巴对准你的耳朵轻声细语,“打对折”。这比平常的价格还要低。

你要是够残忍,继续装酷不说话,并摆出一副意欲离开的样子,卖家就会报出一个更低的价,“不能再低了,本都收不回了”。得了便宜的你还可以继续卖卖乖,“谁信呀,赔本的生意谁做呀!”一听到“赔本”两个字,卖家赶紧会说,“发财,发财,大家发财!”这时候,口彩比价钱更重要。

最后出来扫货的是二道贩子,他们算计屯一些年后走亲访友必不可少的东西。他们懒得跟任何人讲价,站在中间大声报个货名,报个低的想让人冲他吐唾沫的价钱,再加一句“等到十二点,过时不候。”卖家也都想着早点回家过年,不管多少钱,卖掉总比放在家里好。十二点一过,圩上就没人了,还能卖给谁?心里骂着撑死他,东西还得卖给他。“无商不奸”,自古同理,大小同理。

这些发生在身边,但跟我没关系。我来圩上要买的就两样,玩具枪和烟花爆竹。按照母亲的说法就是“袋子里有几个钱烧包。”钱当然不会是母亲给的,她只要不以替我保管,免得掉了的名义把钱收走就行。

年底,母亲抽空回娘家送年货一般会带上我。不是说母亲也偏爱我,而是姐姐、哥哥年纪大些不愿去,妹妹年纪太小不方便,还就我最适合。路上帮忙拿拿伞、拿拿衣服,搭个话都没问题。

就算母亲实在是没空,委派姐姐代她看望外公外婆,姐姐也是带上我,理由同上。姐姐一个人走山路,家里也不放心。这趟活绝对超值,是我“暴富”的机会,除了好吃好喝,回家的时候还能提早拿红包。我有四个舅舅,一个人给个五角、一块,我就有好几块钱了。

做家里的老三,想想好处还是挺多的。重活姐姐、哥哥担了,好处我得了。妹妹比较吃亏,红包拿不到就算了,等她大些能干活了,活又派给她了。

三个姑姑年前也要回娘家送年货,临走也会给我们红包。两项加起来,我也是个小富翁了。在这里我想得意的笑,行不?

圩上满载而归,家里的大扫除也结束了。爷爷负责清扫屋檐下的蜘蛛网,奶奶负责把家里的锅碗瓢盆,桌子、凳子、椅子清洗一遍,晾干。

吃过午饭,就轮到给我们清扫了。天冷以后,我就很少洗澡、换衣服了,好在爷爷也不嫌我臭。年三十这天是一定要洗澡的,不管有多冷。天气好的话,关上院门,站在太阳底下从头洗到脚,爷爷随便搓搓,手上就有成团的油泥。现在想想恶心,当时不以为脏,笑过算数。

洗过澡,我就迫不及待换上已经在衣柜里关了一个多月禁闭的新衣服,并在爷爷、奶奶的要求下穿上新的解放鞋。能从暗无天日的衣柜出来,我相信它们和我一样高兴。笔挺的卡其布穿在身上,我就想到村里逛上一圈。有新衣服穿还躲在家里,这不是我的风格。爷爷、奶奶不停叮嘱,“不要弄脏了,不要弄脏了。”没等他们说完,我人已经跑出去了。

刚穿着鞋子走路真有点不适应。小时候打赤脚惯了,穿上鞋反而会觉得不舒服,不管春夏秋冬。有人会问,打赤脚不觉得咯吗?还真不会,一直赤脚,脚底板就会有茧子,一般的地面都没问题,踩到棘刺除外。

赤脚真正需要担心的是脚趾头,一不小心踢到路上的尖石头,免不了皮破血流。十指连心,痛得让人抽冷气,想哭都发不出声。奶奶的处理办法简单管用,把脚趾头浸泡在尿桶里,先是剧痛,过会就不痛了,也不会发炎。要是在外面来不及赶回家,也方便,一泡热尿淋上,效果也不差。

现在要是不穿鞋,哪怕是在木地板上,也感觉脚底痒痒的,走不动路。真不知道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

准备年夜饭的多半是父亲。父亲平常多数时候不在家,也不常做饭,但手艺还是不错的。不开车以后,村里办好事都会请他去做大厨。年夜饭里有一道大菜,费时、费力,还不能少,那就是猪蹄炖萝卜。圩上买回的猪蹄都是没收拾干净的,父亲下午一多半的时间都放在收拾猪蹄上了。除毛,去蹄甲,经过父亲的一番收拾,原先发黄,看起来很脏的猪蹄就变得白白嫩嫩了,再用大砍刀剁成块,放到大铝锅大火炖煮。这道菜要从年三十吃到年初六,萝卜吃完了可以新添。过年吃的油腻,萝卜是很受欢迎的。偶尔还会有另外一道大菜,炖狗肉,加入海带、香料一起炖,肥美的很。

吃过年夜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父亲要给大家发压岁钱了。给爷爷、奶奶的压岁钱都是用红包装好的,给我们四个孩子的压岁钱是不用红包的。爷爷奶奶给多少我们看不到,四个孩子给多少一清二楚。一般姐姐、哥哥一个档次,我和妹妹一个档次。记得最初是给一两块,后来增加到五块,再增加到十块。父亲手握方向盘,在当时为这个家庭创造了一笔巨大的财富。有一年,我记得爷爷曾小声告诉我,“你爸爸今年赚了两千块钱。”而拿工资的大伯、二伯一个月也就二三十块钱。

接过红包,爷爷、奶奶都会说上几句吉利话。我们也会按照爷爷、奶奶教的对父亲说,“爸爸明年赚更多。”父亲给我们的都是到银行兑换的新钱,散发着油墨的清香,还能甩出刮刮的响声。谁说钱臭,新钱一点不臭,只是经过芸芸众手,钱才变臭的。把所有的压岁钱装入裤子内侧的暗袋里,起床拍拍还是鼓鼓的,心里也就踏实了。

村里没有守岁的习俗,但有早起敬神的传统。凌晨三四点,爷爷就会自己先起来,用易燃少烟的松木把灶间的火烧得旺旺的,把烤火也烧得旺旺的,然后再把我叫醒到厨房间烤火。

热水烧好,爷爷开始煮饭、洗漱,帮我洗漱。做完这一切,就要开始敬神了。这是,外面已经能够听到零星的鞭炮声。我心里急的很,想尽快到外面去放鞭炮。爷爷一点也不急,一丝不苟,恭恭敬敬,点蜡烛,点香,烧纸钱,三鞠躬,还要求我一起跟着鞠躬。敬好灶神敬门神,敬好门神敬天神,一个也不能少,一个也不怠慢。

到这时,屋外的鞭炮已经响成一片,或由远而近,或由近而远,此起彼伏,噼里啪啦,好像接力赛一样,从一个村传到另一个村,昭告新年的到来。

爸爸是个山里娃(续10)

内容推荐
更多阅读

· 把你老婆赔给我(幽默故事)

· 还在说巴基斯坦落后?不如瞧瞧他们的设备

· 国家一级演员名单出炉!鹿晗等鲜肉花旦全军覆没,歌手仅王菲入榜

· 天猫上买的东西和淘宝买的东西?到底哪个质量好?

· 克洛普:7个进球很精彩,队员的专注更让我喝彩

· 皮肤出现这些异常颜色,当心可能是大病发出的信号!

· 精品旅行游记 日本函馆东正教堂旅游游玩 一座拜占庭风格的正教堂

· 不愧是包裹量最多的学校,高校领快递排起长龙,绝大多数都是女生

· 大自然好神奇 这样漂亮的光学现象出现的时候真是不多

· 跑了六千公里的小越野 换机油如此简单

· 半个手机的钱买的去年的时风拖拉机,朋友们都说拉东西真值

· 外公那个年代和现在

· 这5部神经质电影,你还不赶紧过来看

· 给华为下马威!高通发布全球首款5G手机:全曲面屏+双摄!

· dnf的一些奇葩bug或者版本,都经历过的你该结婚了

· 国内最隐秘的桃花源,美到不可思议,竟还没有游客!

· 岐山臊子面做法

· 一棵树活了6000年,树干直径21米,里面可以住40个人

· 狭窄老巷,两旁以清朝建筑为主,给人一种古老和谐的感觉!

· 夏天之后

· 济南小清河上这通加了玻璃护罩的高大石碑有啥来头?

· 4个好基友360天徒手爆改千年古都老民居,太让人向往了

· 图虫人像摄影:校园时光

· 法兰西之剑——幻影IV轰炸机

· 那年,我们不叫80后

· 北京姑娘走红“俄罗斯好声音” 母亲曾卖房支持她的梦想

· 宁愿花10万买卡罗拉,也不愿意7万买帝豪,日系车真的高级?

· 空挡滑行这么危险!为啥最新的变速箱还要加这个模式?

· 安吉终被IT激怒回击:绿军不欠你什么要不是给你机会你啥也不是

· 和足球巨星C罗一样,晒出您捐献血浆的照片吧!

· 结婚戒指平时戴吗 婚后不想佩戴戒指的常见原因

· 明明体内寒凉,为什么还会燥热上火?

· 网上都没查到村民口中所说的“脑白金”究竟是什么,现在有答案了

· 当明星和动物碰到一起时,网友说:周杰伦那眼神太相似了

· 超凡脱俗的东方美,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 黄渤十部经典电影,不愧是新一代的影帝

· 大司马玩吃鸡游戏到底有多菜?网友弹幕:马老师求求你买个挂吧!

· 诸葛亮欺负一少数民族,不料对方有秘密武器,结果连败15阵

· 新疆43天的梦幻之旅——新疆(一)

· 奥克兰安静纯粹,14天用心丈量新西兰

· 这样的西安乡村,你愿意住吗

· 山东聊城一群90后拿相机干了一件事 感动了上万人!

· 欢乐颂2穿帮镜头泛滥,广告植入是最大元凶?

· 为海沃德祈福!凯尔特人全队比赛中祈祷

· 两天后或与顾颖琼对簿公堂贾跃亭调侃“林子大了”

· 世界上最大的喀斯特天坑:重庆奉节小寨天坑,坑口直径达622米

· 手绘图集:这山中的一切,那个不是我的朋友?

· 天下奇观,自然与文化双遗产

· 直击:面对施暴者,19岁女孩持刀自卫却被无情绞死

· 金希澈在面临SJ回归的负担感时写下了这样一篇文章

· 毛主席:黑人兄弟和中小国家把我们抬进联合国!

· 韩国被美国列入汇率监控国名单 当局作出回应!

· 湖南台力捧的小鲜肉,连续代班三次,谢娜怀孕期间都由他来代班?

· 什么样的孩子能赢在未来,马云前几天的演讲里有答案!

· 无意撞破姐姐和姐夫的聊天后,我默默的离开了她家

· 上海“威尼斯”-朱家角古镇,淳朴的江南水乡古镇

· 48岁许晴精修长发照,输给自己未PS短发照,短发好清纯!

· 在国外《让子弹飞》里的“马拉火车”竟确有其事

· 换发型=整容,这些明星也不例外!

· 带上孩子们回娘家,还要帮父亲一起“锯葫芦”,农家院里的热闹

· 中国003型航空将采用一项技术,打破美国电磁弹射垄断

· 来到桂林旅游,这里的自然风光让人心旷神怡

· 官宣:海沃德左脚踝骨折离场

· 孕妇医院途中车内淡定产子,前后不过1分钟,说好的十级疼痛呢?

· 保利尼奥:梅西现在是最佳,3-4年后最好的或将是内马尔

· 国家能源局:中国在2020年到2022年取消风电行业补贴

· 如果康熙不禁火药,中国会不会避免八国联军侵华的耻辱?

· 古史今说:日本评古代中国多次长期南北对峙是何因!(第493期)

· 明朝一大臣,堪称“打不死的小强”,三位皇帝都整不死他

· 农村这些“恶霸”千万不能惹,无数人的童年被它们留下的阴影

· 才女传:女性也曾如此傲娇!而今的我们活成了女权的一个笑话!

· 渣科、傻帕、小学生,球迷给NBA球星起的爱称,你觉得好听吗?

· 万亿关口杠杆资金持续买入 三大指标筛选19只潜力股

· 提问:和伊布做队友是怎样的体验?

· 伊斯科连续扣球就是不传,禁区内C罗怒了,向对手发泄险红牌

· 外国网民问:西班牙帝国进攻明朝会怎样,底下回复4个字伤老外心

· 联众是如何被踢出中国网游第一阵营的?

· 我回乡下的公婆家,半夜起床走到厨房,看到锅里的东西我哭了

· 观景图西塘,杜鹃花之乡

· 那些年我们一起挥霍和珍惜的大学生活

· 摄影记录:校园生活

· 印度女子第一次到中国旅游,称中国很安全,怀疑印度媒体的真实性

· 韩国艺人月入三千,实情还是谎谈?

· 被称投资界东邪,曾闯荡华尔街被拒十几次,今打下互联网半壁江山

· 山上到处都有,长得难看又扎手,但有特殊功效!

· 蔡英文民调惨败赖清德 台作家:一点都不惊讶

· 厨艺精湛的黄磊人设是如何崩塌的?

· 离着这么近,为啥古代中日皇室没有联姻

· 陈乔恩在剧中1集换1对耳饰,种草一车!

· 雅诗兰黛小棕瓶、兰蔻小黑瓶、等各大品牌明星产品,真的值得买吗

· 嗯哼宠妈花样多,但她却被儿子扇耳光,被称: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

· 云南行,只为梅里

· 喵星人的搞笑日常,心情瞬间治愈

· 奇闻怪谈第四发,北京故宫的灵异事件(二)

· 2017年娱乐圈影视作品只要与“5”有关都火爆异常

· 别克新款来袭,颜值完胜速腾,碾压思域,为何都等它降3万?

· 中国地沟油国外抢着要:这个国家,用地沟油来开飞机

· SKT Faker的垃圾话语录盘点,关键你还无法反驳他

· 一代枭雄皇太极死亡之谜

· 大婶收获一个20斤大萝卜,没人买,她用来做这美食,够家人吃一年

· 老公裤子里发现这个,他是不是……

· 云贵川沿途美景

· 平遥是中国保存最为完好的四大古城”之一

· 摄影图集:“全英伦最幸运小童星最有天份受人肯定的小演员”

· 云南石林世界地质公园图集欣赏

· 董小姐的充电6分钟续航200公里新能源车上市,她却把手伸向了奇瑞

· 隋代的女儿国并非神仙地,人死后先剥皮,之后的做法让人毛骨悚然

· 一个南方人回忆里的兰州和兰州牛肉面!

· 原创故事:娘盼儿归,可儿想喝口稀粥,娘偏偏熬粥越来越稠没法喝

· 减龄背带裙,早秋让你尽显青春美少女气质

· 万达美国项目遭合伙人退出 公司暂无评论

· 你还记得“飞信”吗?移动准备让它重出江湖……

· 明天就是韩国内战SSG对战龙珠战队了,大家感觉他们能55开吗?

· 连峡之珠,瑰异卓绝,历相九州名胜,罕有伦比

· 欧洲人都是这样杀猪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 老照片:镜头下的晚清女子个个貌美如花,第七张最幸福

· 一组1958年的中国老照片,反映百姓真实生活状态

· 2010年至今武侠电影盘点,不得不承认武侠电影已经落寞!

· 十二星座的本命汽车你的是什么汽车呢

· 邵珠富拉呱:民营医院发展方向,要么“找夹缝”,要么“攀高峰”

· 非美国原子弹而苏联?历史学家提出日本投降的真正原因

· 巴勒斯坦政府宣布开始在加沙重组政府机构

· 日本最可爱女高中生决赛入围照曝光,原来日本女孩的颜值是这样

· 金庸小说武功排名——侠客行

· 普达措国家公园 给你一个美丽的天堂

· 观音菩萨出家日 庄严殊胜的传灯法会

· 一组图了解中兴Axon M,折叠手机要逆袭全面屏手机?

· 又见引力波!双中子星合并产生的“时空涟漪”荡漾到地球,怎样波动我们的时空?

· 588点卷买到赵云?首充六元就可以得、哈哈腾讯这次亏死了

· 100年前被认定已灭绝的竹节虫在澳洲复活,它怎么躲过灭顶之灾?

· 13岁的姑娘说尿尿痛,去医院检查后,父母亲后悔不已

· “我妈去男友家考察,只带了一袋桔子,回来后主动多陪嫁20万!”

· 植物图集:邪恶而美丽的罂粟花,要怎样原谅你

· 冰肌玉肤,滑腻似酥

· 美美的装修,实用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态度

· 坐上火车去拉萨——布达拉宫

· 为什么下雨天打不到出租车?不仅仅因为打车的人多了

· 蔡当局“年改”没诚意 退将吴斯怀:不要逼我们走上绝路!

· 裸车15万买到的18款奥迪A3丐中丐,有点性价比!

· 建设世界一流航空运输产业集团——中国航空集团公司砥砺奋进改革发展纪实

· 2017年10月16日 医疗界大事|天天医讯

· 铁皮石斛受热捧,长期饮用好处多

· 看了这张照片,网友:心都酥了,仿佛恋爱了

· 终于有一天,皮卡可以进城了

· 希腊克里特岛伊拉克利翁博物馆10幅克诺撒斯皇宫遗迹中精彩壁画

· 百万阴沉木中华龙柱,买不起看看总行吧

· 比尔谈恩比德喷垃圾话:打我们的时候会让他闭嘴

· 石家庄:体育公园成居民健身休闲的好去处

· 穿越到未来 试驾新一代奥迪A8

· 梅威瑟都无法超越的拳坛神话!史泰龙奉他为终生偶像!

· 两种不同风格穿搭,小只女孩也能穿出视觉168CM++的身高

· 最百搭经典的就是这双鞋了,看暮光女万年不变的帆布鞋

· 漂亮的多肉植物,求名字

· 哥特复古黑魅小仙女飘纱衣裙

· 郑州:雨中的二七广场人少了?原来人全跑这儿了!

· 百名采访十九大的中外记者昨天在天津看了什么?

· TVB最胖女艺人,在医院偶遇周润发,开心说:发哥能治百病!

·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TVB

· 王珞丹去医院体验生活,网友夸赞敬业!

· 持C1驾驶证千万别开这些车,开了直接扣12分!

· 怪兽!曼城刷新各种纪录,净胜球数五大联赛第一

· 小米也出MOBA手游了,市场留给后来者的机会到底有多少?

· 被遗忘的嘉兴美景

· 玉米地被毁却换来了百元大钞,农民不知该喜该忧

· 西安最窄小的非机动车 路难走车难行

· “寻常”里的不寻常,老西门的古今碰撞

· 香蕉战争:那些年,美军在“后花园”频繁挥舞大棒的暴行

· 官渡之战双方相差甚大 为何曹操最后能胜利

· 创刊半个世纪《大众电影》马晓晴、茅为蕙、阿凡提、国外译制片!

· 曾在台上当众尿裤子,后来成为综艺名嘴,俞飞鸿为他至今未嫁

· 曾鑫城:DX3成功靠“三个坚持” 销量将达10万辆

· 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军空袭东京,中国人却遭日军疯狂报复

· 阴道干涩是什么原因 5大方法有效缓解

· 出来旅游怎么能不带点纪念品,菲律宾这些便宜的小纪念品最合适

· 油画中海浪的冲击使人感觉身临其境

· 老旧小区居民注意,好消息来了!济南老楼加电梯细则落地

· 巨人与女明星的合影,潘晓婷秒变小女人,阿联半蹲抱起陈妍希

· 四级别之王库托职业生涯谢幕战,与萨达姆-阿里面对面

· 哪战获胜让毛主席预言:粟裕能指挥四五十万人

· 尖货Q&A:Vol.09 GPS运动手表里隐藏的一些小秘密

· 摄影女:又见小兰

· 昆虫图集:豆娘与蜻蜓的区别都在这几张图里,一看便知

· 10年新变化——要买菜,咱就去超市

· 还在眼前我已经开始想念,致敬陪伴了我们20年的黑曼巴

· 首战浦和三失良机需担责,次战成上港最强土炮最好救赎

· 「三分钟法治新闻全知道」印俄将举行首次三军联演 印度不带装备使用俄武器!

· 4.13亿日元!剧场版《Fate[HF]》首周票房表现出众

· 泰森的一生是给女人打败的?看了他其中3位女友,就知道他为何堕落

· 俄罗斯上空惊现神秘黑圈:UFO排放尾气?

· 宝宝辅食之鳕鱼

· 600串的烤腰子,一小时被清空,那晚我们十人吃不到都不想走!

· 老师家书2008年大事记

· 三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速将下降 全年销售规模或创新高

· 话剧《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16日正式开票,我有一个故事,说给懂得人听

· 被问到能否超越乔丹?詹姆斯这回答太机智算是已经正式认输了!

· 俄罗斯军工患上“中国恐惧症”,家底儿技术也快被掏空

· 本来要买吉利帝豪GL 谁知道岳父偷偷帮我定了这车

· 你也许没有一簇樱唇两排贝齿,但你的谈吐也应该高雅脱俗!

· 珠串项链,脖子上的心机之美

· 小智图说-穿深色和白色毛呢外套的古典女孩,很有大小姐的气质!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