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擦去一个人的梦   2017-08-13 15:34

我15年大学毕业,进入妈妈朋友的一家建筑公司工作,我想了很多办法也尝试了很多,最终发现我真的没有办法融入职场融入这个枯燥的行业,后来我辞职了。恰逢一个朋友从外地回来正在找事情做,我们约出来喝了几次茶之后,决定一块儿弄一个婚庆公司。跟酒店的合作顺风顺水,一切看似步入正轨,可是没想到的是,我自己出了问题。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是从去年春天开始,我开始不由的突然的觉得累,在一天中的很多个时候,情绪发生极大的波动,不是从特别好变的特别差,而是从无动于衷直接跌到谷底。我开始对什么都无动于衷,无所谓,好吃的东西,重大的新闻,爆笑的点子,好消息,坏消息,好像都与我无关了。我的活动范围也渐渐变得越来越狭小,先是缩小到家里,然后是自己的房间,再是一张床,一把椅子,我可以一整天都坐在上面,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坐着,脑子也不想动,也不想事情。我也觉得累,这种累,会反应到身体上来,总是感觉身体不舒服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走两步会觉得没力气,无法呼吸。在这种感觉来袭的时候,像一只小兽在你心里咆哮,怒吼着要冲出来,你想大闹一场或者大哭一场,可是你没有力气。在别人跟我对话的时候,我在听,心里也有回应,但是我不想说出来,因为觉得这样做很累。就算我一开口,也尽是些偏激的言论,所以别人也不想和我说话了,那我就不说话了。我和别人出趟门,做再有趣的事情我也感觉不到乐趣,就是累,累到要晕倒。所以没人愿意和我出门,那更好,反正我一点也不想出门。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我所有所有的状态映在我妈眼睛里是什么呢?是我变得不思进取,变得自暴自弃,是我在吃自我决定辞职离开公司创业的苦果,是我在承担不走她希望我走的道路所犯下的大错。一切在那个夏天的晚上爆发之后,我流着泪跟我妈说,你明天是不是要去医院啊,帮我挂一个心理医生吧。我说出这句话的之后,战火平息了,我的爸爸妈妈眉头紧锁,流露出的不安和焦虑让我后悔我在那一刻撑不下去了。可我的脑子里依然反复回荡着类似于你看你吧现在这个德行,当初非不听我们的之类的埋怨。可他们不知道,就在前一天,我陪爸爸妈妈和外公外婆去山里乘凉,我说我们拍照吧,在那个我几乎快要晕倒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这可能是我最后和你们拍的照片了吧。我穿了最好看的裙子,我最瘦的状态,我努力的挤出笑脸,挺起背,我想以后你们看到今天的照片,我一定不会太丑吧。

可能是老天想救我吧,我后来想。我当晚就预约到第二天的心理医生,看诊室门口等候的时候别人告诉我她提前了两个月才约到同一个医生。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和医生做交谈,只是交谈,不治疗。她建议我下楼做一个测试,是对着电脑选ABC的那种。她拿着报告单说,是了。重度抑郁症。我得吃药。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我总是注意到一些微小的细节,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的执拗。比如我妈妈拿着报告单问我,你是知道答案怎样所以故意填的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快。比如医生开了处方,拿了药,我妈晚上回家后给我打电话说,我和你爸商量,要不你不要吃了,那个药一吃上就是按年头算啦,我们自己战胜它,创造一个奇迹。之类的。是呀,这种东西不痛不痒没伤口,所以就连你的至亲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们的女儿好好的站在他们面前,怎么会病,最多是心情暂时的不好罢了。

身边的朋友也会说,你没病,你哪里病了,跟男朋友不好嘛,影响心情很正常的。再说了,就算我去医院测,我肯定也是抑郁症,说不定比你还重。

这个时候你怎么办呢?之前孤独,得到结果了更孤独。可是怎么办呢,你还是得活。

我依然在黑夜惊醒,睁眼的时候无比清醒,之后又昏沉沉的睡去,再惊醒,再睡去。一次,两次,无数次,直到疲惫不堪的煎熬到黎明。我太久太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我找出医生开的药丸,尝试吃下那个白白的安眠的小药片,它着实给了我一场踏实的睡眠,这一觉睡的我神清气爽,后来变得依赖。我不能听我爸爸妈妈的话,虽然他们也是为了我好,可是我要什么奇迹,我要活。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我开始思考我为什么变成这样。我原以为,是源于我对于被爱的匮乏,于是我的父母,想法设法的关心我,每周到我住的城市看我,领我吃好吃的,陪我和朋友一块儿聊天。实际我很累,但是我不能说你们不要来了,我不想这样被当作病人来看待,但是我不能,因为他们会更难过,所以我只好接受,当作是慰籍他们的方式。我试着笑,试着讲有趣的话,看到他们的担心一点点卸掉,我从某一方面也轻松一些。但杯水车薪,自欺欺人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于是他们想要给我一些实际的东西。他们去逛了在我上班的酒店附近的楼盘,就立刻签下一套房子。他们打电话叫我来看一看,我先是问他们,花这么多钱你们是想逗我开心还是真的喜欢这套房子?我有了自己的房子,立马又有了自己的车子。是一辆提速很快的奥迪。

说实话,我是开心的。但是这开心持续了多久,一个星期。在我开着自己的小车路过一车车被挤成沙丁鱼罐头的公交车在看一眼一天天拔地而起的楼盘时,我是有那么一点开心,可是呢,一切依旧,我还是不快乐。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那我去旅行吧,人们不常说旅行最能治愈吗。于是我和两个朋友开着车去了那个我一直梦寐的稻城。天蓝水蓝,风景如画。草原广阔,山林俊秀。可是总有那么多可是,挡在雪山面前的是乌云,横在湖泊面前的是沙丘,你能隐约看到它的形状,可是不管你如何踮起脚你也看不到它的全部。你带着那样的心,你能走多远啊?

秋天的时候,我又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到自己家里面,带着我买的小狗,和一车行李。

我们没有人再提起抑郁症,除了在电视里拍的抑郁症公益广告时偶尔说起,我觉得那个比喻真好,它像一条黑狗,拖着你。

我跟着我妈吃清淡的素食,变成了一个淡人。整日无事清闲,秋高气爽我会去山上跑跑步。家里的小狗一天天长大,越来越淘气,已经听不懂不可以。

我好像在自己家的床上更能睡着,醒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就像一个婴儿学会了睡整觉。我开始会跟别人说,今天天气好我们去喝茶吧。我开始开一些以前自恃没营养但是搞笑的网综,不去看那些蕴藏着高深莫测人类智慧结晶的书籍。我真的慢慢在好转,不是靠药物。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但是我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没事了的时候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妈还是希望我做回以前的老本行,但是她知道不能再逼我了,于是把我安排进一家小小的建设咨询事务所,跟着师傅学一学,轻松简单不拿报酬。那天实在是无聊,上网弹出的小广告居然全是留学中介,我突然回想起在我脑海中萦绕多年的梦想。从小我就爱四处走走看看,为什么我现在在这里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不去做让我觉得此生无憾的事情?鸡汤文里有一句话说如果你感觉到什么什么的时候,你就应该停下来去学习了。无比应景。(同为抑郁症的你,如果看见这篇文章,请加anslp266,我们一起交流,一起改变!),记住,孤单的路我们不该独自前行。

谈谈我的自愈尽力:与抑郁症抗争的那些年!

病因是很多很多汇聚而来的,可我从自己的解药上来说,是自卑,也是要强。自己差,还要和别人比好。可是你不能怪别人比你好,你只能让自己变得不是那么差。亲人救不了你,物质也不行,旅行也无力,那怎么办,问自己。

几年9月份,我就要到大洋彼岸去生活学习了,于我而言,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会一直努力的,带着那张鞭策我的报告单。

的确啊,抑郁症本来杀不了人,杀人的是自己崩塌的心。

只要你不敢死,那就用力活。

内容推荐